登录

赛迪智库丨数字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发展研究之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篇

来源:2020-07-28 15:58:43.0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运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全方位重塑战略思维、业务流程、组织架构和商业模式,构建以数据为核心驱动要素的价值创造体系,实现与客户、员工、供应商、合作伙伴等利益相关者紧密关联、价值共创的过程,从而确保在日益激烈的市场环境中获得核心竞争力和可持续增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催化下,摆在传统企业尤其是传统中小企业面前的数字化转型命题,已不再是一道“需不需要做”的选择题,而是一道“要怎么全力以赴”的生存题。

一、发展现状

数字化转型市场需求旺盛。据IDC(2018)预测,70%以上的中国Top1000大企业把数字化转型作为公司的战略核心,2019-2022年间数字化转型相关IT支出将超过1万亿美元,到2022年中国GDP的65%将与数据有关。据赛迪顾问对制造、政府、金融等十大重点领域的调研数据显示,排名第一的制造业2019年数字化转型支出超过2200亿元。不考虑金融影响的前提下,数字化转型将对企业产生积极影响,世界经济论坛(WEF)发布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对供应链的影响》白皮书指出,数字化转型将使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务业成本降低34.2%、营收增加33.6%,使零售业成本降低7.8%、营收增加33.3%。

基础型、专用型数字化服务发展较快。据赛迪顾问评选的2019数字化转型服务商TOP100中,服务于网络、数据中心、云计算平台、信息安全等软硬件基础设施建设的基础支撑类企业服务能力较强,具备较高的经济实力、技术水平和抗风险能力。服务于行业数字化能力提升的专用应用类企业数量最多,往往聚焦于某个行业通用产品,或专注于某特定数字业务/流程。与之相比,数字化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的整体营收能力最强。此外,64%的企业营业收入都低于50亿元,且主要为创新型企业,营业收入整体偏小,但企业成长潜力巨大。

二、发展趋势

从要素驱动看,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动力从“以技术为中心”向“以数据为中心”加速转移。数字化转型与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一代信息技术深度融合,形成“以云化平台为支撑、数据共享为核心、智能应用为关键、轻量服务为特色、可信环境为保障”的基本架构,助力企业单环节技术工具应用向全要素、全流程、全链条的优化重构升级。数据资源融通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的核心,带动资金流、人才流、物资流,不断突破地域、组织、技术边界,促进资源配置从单点、局部、静态优化向多点、全局、动态优化演进,促进数据驱动的创新、数据驱动的生产和数据驱动的决策,实现更高质量、更低成本、更快交付和更多满意度。

从流程变革看,传统企业数字化应用从管理、服务等共性环节向全流程深度渗透。疫情期间,受获客渠道锐减、供应链运转难、传统产品无法满足新兴需求等短板影响,传统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生存困境加剧,转而依托数字平台,从终端服务环节入手推动线上“数字化突围”。比如,一些企业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拓展线上经营、精准营销、O2O服务,一些企业基于移动办公平台开展协同办公、移动商务等远程业务,探索了可操作性强、可复制性程度高的实践路径。这将引领更多的传统企业从共性的经营管理、营销服务等环节入手,推动相关业务系统向云平台迁移,采购云化服务,先易后难地推进数字化转型。

从价值创造看,传统企业数字化业务重心从“提质增效”向“开放共享”升级。数字化转型打通企业全要素、全环节、全流程数据链,推动产品与服务、硬件与软件、应用与平台趋向交融,促进产业链各环节及不同产业链的跨界融合,搭建形成开放合作的价值共创生态圈。基于此生态,企业与利益相关者共享技术、资源和能力,实现以产业生态构建为核心的价值创造机制、模式和路径变革,从而更精准定义用户需求、更大范围动态配置资源、更高效提供个性化服务。

三、突出问题

因转型效益不明确而“不敢转”。数字化转型是一项系统工程,涉及从战略、组织、业务、流程、经营、管理、人员等方方面面,资金投入大,持续时间长,短期内难以见效益。疫情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加剧了生存困境,特别是中小企业面临极大的资金缺口。

因转型路径不清晰而“不会转”。大部分传统企业对数字技术了解不充分,缺乏清晰的数字化战略和转型实施络线图,缺乏足够的数据平台或数字业务运营经验,在如何选择技术平台、变革业务流程、培育商业模式方面踌躇不前。

因转型基础不坚实而“不能转”。传统企业新技术应用、新产品培育、新资产管理,以及数字技术储备、业务数字化改造、数据化应用等方面的能力短板突出,既懂业务又懂数据的复合型人才供给不足。

四、发展建议

加强顶层设计,优化政策环境。把握新一代信息技术在不同行业、环节、领域扩散规律,针对不同领域企业基础、阶段和水平差异性,形成方法科学、机制灵活、政策精准的推进政策体系。针对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诉求,针对性实施奖励补贴、财政优惠、首台套采购等激励政策,提升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积极性。

强化平台赋能,实施普惠服务。大企业要加快推进研发、生产、管理、服务等关键环节数字化,培育以数据要素为核心资产、以开放平台为基础支撑、以数据驱动为典型特征的新型企业形态。大企业、平台企业要开发面向中小企业的数字化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采用一定时间、一定范围内免费、降价、先试后买等方式,降低中小企业采购成本。

完善要素保障,构建产业生态。整合政产研用金资源,依托联盟枢纽平台,为传统企业送技术、送市场、送智力、送资源,切实解决传统企业发展“痛点”。推动传统企业与金融机构、数据公司、评级机构等广泛合作,畅通融资渠道,创新融资产品,确保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长期持续投入。


(来源:中国电子报、电子信息产业网 作者:高婴劢 供职于赛迪智库信软所数字化转型研究室

推荐新闻